(记者 姚王欣 通讯员 刘小惠) 前几天,在一家造纸厂门口,小云(化名)远远看到了福利院的“家人”李雪梅。她一路小跑上前,激动地抱住了她,连声喊道:“雪梅阿姨,好久没见,好想你啊!”

李雪梅这次特地过来,就是为了看看这个福利院嫁出去的“女儿”,想知道她最近过得怎么样。

六年的家庭生活,小云已然褪去稚嫩,成了一个会自己赚钱、照顾家庭孩子的好妻子、好妈妈。站在一边的丈夫小陈(化名)紧紧拉着小云的手,憨厚地笑了。

“流浪太久,我想有一个家”

杭州市第一社会福利院位于瓶窑镇,李雪梅是那里的社工师,看着眼前懂事的小云,再谈起在福利院的过往,她不禁湿了眼眶。

小云是2009年来到社会福利院的。起初,她脾气不太稳定,一不高兴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护理阿姨就守在门口,最终房门打开了,她的“心门”也被打开了。

“她常对护理阿姨说,她流浪了太久,太想有一个家了。”李雪梅说,之后,小云在福利院找到了家的感觉,每天凌晨4时就起床,争抢着打扫福利院广场。“她说,以前在外面流浪,起的早才有吃的,做的多才有穿的。小云说的这句话让我们更是心疼她。”李雪梅说。

在福利院里,小云有自己的房间,她学会了整理内务、洗衣服,也经常帮助坐轮椅的小姐妹。她还参加了康复学习,学会了读书写字,在福利院的四年里,小云变得越来越开朗乐观。

“日子虽不富裕,却感觉很幸福”

2014年,22岁的小云经人介绍认识了温州泰顺的小陈(化名)。小陈家庭条件不太好,身体有残疾,和有轻微残疾的小云相识后,他觉得自己很幸运。

经过一年的恋爱,两人在2015年领证结婚。六年以来,夫妻俩感情一直很好,还养育了一儿一女,日子虽不富裕,却也算幸福。

小云夫妻俩带着李雪梅来到了租住的小屋,房子离造纸厂约15分钟车程,在一栋老式楼房的二楼。李雪梅看到,15平方米的空间里,一张床、一张饭桌、几张小凳子、一个简易衣柜,加上地上放着的几个行李袋,就是小云一家的全部家当。

待摆好凳子、倒好水,小云就在丈夫身边默默坐下来。因为智力缺陷,小云在语言沟通上有些障碍,所以小陈说得多,小云只是一边听丈夫讲话一边点头,表示对丈夫发言的肯定。

小陈告诉李雪梅,家里长辈年纪大了,身体也不太好,没法帮衬着带孩子。去年,小陈把小云和两个小孩从泰顺接了出来,一家四口生活在一起。

平日里,小陈和小云在造纸厂上班,小孩就送去附近的幼儿园,周末两人轮休照顾孩子。“一家人租住在外面,虽然没啥积蓄,但我想家人就要在一起。”小陈动情地告诉李雪梅。身旁的小云听丈夫这么说,接话道:“我们很好的,老公对我很好,我们还经常买水果吃。”

小陈告诉李雪梅,今年年底造纸厂宿舍就要改造好了,厂里让他们一家搬到宿舍住,可以改善居住环境、减少生活开销。对于小云一家来说,未来可能不会一帆风顺,但只要家在,他们就相信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。

阅读延伸

近五年来,杭州市第一社会福利院回归家庭的成年孤儿共有26人,其中外嫁11人,回归原生家庭15人。

福利院的康复教育和婚嫁制度只是成年孤儿回归社会、融入家庭生活的基础。走向社会步入家庭后,他们能否适应人际沟通、家庭重构和社会参与,能否在经营好个人生活的同时,解决不可预估的困难,这些仍是福利院最关心的问题。

李雪梅表示,成年孤儿走向家庭、走向社会,对他们个人来说是最好的归宿。针对这部分人群,福利院还将从提高个人生存技能、建立良好援助机制出发,在福利院内补充一些社会生活和社会参与的课程,并联合社区等多元力量,为他们更好地应对生活难题提供有力支撑。